你的位置:v博平台 > V博娱乐 > >

中山传国之宝——战国中山侯铜钺考

来源: 华人彩票 

(图一)中山侯铜钺、铭文拓片及摹本

(图一)中山侯铜钺、铭文拓片及摹本

核心内容提示:战国中山侯铜钺自1977年出土以来,尚无人对此做过专门考证和认真研究。本文首次对铜钺铭文做了深入解读,并从铭文字体字形、铸刻方式及纹饰特点等方面,对铜钺做了全面系统的研究考证,解开了战国中山国诸多谜团,在战国中山国研究领域实现了三个重要突破:一是改正了战国中山国的建国时间。纠正了多年来文物学术界对战国中山国建国时间的错误界定,给出了较为符合历史事实的答案。二是改写了中山国君世系。在原有中山国君世系基础上,增加了新的世系内容;三是提出了“中山”命名的真正源由。对中山国命名的源由做了前所未有的开创性的探索。正因如此,本文首次确立了中山侯铜钺作为战国中山国唯一传国之宝的重要地位。

在战国中山王墓出土的众多文物中,不乏举世闻名的青铜重器,既有镌刻长篇铭文、极具研究价值的“中山三器”—中山王铁足铜鼎、中山王夔龙饰铜方壶、中山王铜圆壶,又有错银双翼神兽、错金银虎噬鹿、错金银四龙四风铜方案、十五连盏无影铜灯等众多举世无双、美轮美奂、想象奇诡的精美文物,许多文物专家学者对此做了详尽的考证和研究。但在众多文物中,有一件青铜重器却没有引起研究者的足够重视。它就是战国中山国的传国之宝—中山侯铜钺。

钺,是古代兵器和重要礼器,盛行于商周时期,主要用青铜和玉石制作。作为礼器,在商代及西周时期,它是天子的专用品或经天子授权后才可以使用的物品,它代表天子和王权。到春秋战国时期,由于王权的衰落甚至礼崩乐坏,各国诸侯才开始擅自使用。从黄帝时代“蚩尤秉钺”到商周时“商汤把钺以伐夏桀”等等,都说明了钺在古代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活动中的重要作用。在古代,虽然钺的器形变化不大,但在不同时代其纹饰则表现出不同的时代特征。商及西周时期钺多为饕餮纹,具有狞厉的特点;春秋战国时期钺的纹饰表现出多样化的风格。

中山侯铜钺,1977年出土于河北省平山县三汲乡七汲村西高地上的古灵寿城战国中山国王墓2号车马坑,青铜材质,陶范铸造,长29.4厘米,刃宽25.5厘米,中部最厚处0.6厘米,重2.3千克。形体扁方,刃呈圆弧形,中部有一圆孔,两肩等宽,各有一长方形横穿,长方形直内。偏阑一侧饰6个“”形纹,纹和圆孔之间饰5个三角形纹。直内外侧饰4个“”形纹,其内侧饰由直棂纹组成的一个山字纹。这些纹饰都是阳纹铸造。孔与刃之间竖刻2行16字铭文,每行8字,右侧刻“天子建邦中山侯”,左侧刻“作兹军钺以敬厥众”(见图一)。钺的两面纹饰相同,一面刻有铭文,另一面没有铭文。

从中山侯铜钺所刻铭文内容及所蕴含的信息看,毫无疑问它是战国中山国的重要礼器,是战国中山国合法正统地位的信物,是战国中山国王权和威严的象征。不仅如此,更为重要的是,它是战国中山国的传国之宝。对其进行认真考证和深入研究,将有助于揭开战国中山国历史文化崭新篇章,有助于破解战国中山国诸多历史悬谜和疑案。要揭开它的历史真面目,必须首先从铭文解读入手,抽丝剥茧,拨云开雾,追寻真实的轨迹,才能揭开其层层神秘的面纱。

铭文释读之一:中山国何时何人所建

“天子建邦”是在什么时间?其中的“天子”是谁,“邦”是哪个国家?

“天子建邦”这句话,首先告诉我们的是这样一个历史事实:某一个天子建立了一个邦国。其暗含的意思是,正是因为这个邦国是天子所建,因此具有正统的合法地位。借助下文“中山侯”不难知道,这个邦国的名字叫“中山”。但要确定这个“天子”是谁,必须首先确定中山侯国最早建于哪个时期。西汉刘向在《说苑·辩物》中记载翟荼与赵简子谈中山时说道“其国数散”,由此可知中山国被多次灭国而又多次复国,正是由于这种原因,对于战国中山国的建国时间历来众说纷纭。

中山侯铜钺第一次以出土实物的形式,明确记载了中山建国的有关情况,为解开中山建国于何时的历史谜团提供了最为可靠的载体。根据多年的研究,按照中山国君的爵位,我们把战国中山国划分为三个阶段:“侯”国阶段、“公”国阶段和“王”国阶段。“毋庸置疑,中山“侯”国是中山“公”国的前身,中山“公”国又是中山“王”国的前身。中山侯国最早建立的时间应该在“天子建邦”且受封为“中山侯”这一时期,那么,中山侯被封“侯”建国又是在什么时间呢?我们认为,应该是在公元前516年到公元前506年3月。历史上最早记载“中山”之名的是《左传·定公四年》:“春三月,刘文公合诸侯于召陵,谋伐楚也。荀寅求货于蔡侯弗得,言于范献子曰:‘国家方危,诸侯方贰,将以袭敌,不亦难乎?水潦方降,疾症方起,中山不服。弃盟取怨,无损于楚,而失中山。不如辞蔡侯。”鲁定公四年即公元前506年。此时在位的周天子是周敬王姬匄(音gai),他的在位时间是公元前519年至公元前476年。从公元前519年到公元前506年,相差13年。这一发生在春秋晋鲁楚蔡刘诸侯国之间的历史事件充分说明,周天子周敬王姬匄在位前期的公元前506年天下发生大事—“召陵会盟”之时,不仅已经“天子建邦”,中山“侯”国已经建立;而且其时中山“侯”国已经颇具实力,其活动区域不仅包括太行山西麓,而且很有可能已经发展到太行山东麓,接近中原腹地,与晋国为相邻,为鲁国所闻达,成为影响中原兴衰的重要因素之一。晚清史学家王先谦评价中山国重要的历史地位时称:“战国所以盛衰,中山若隐为之枢辖,而错处六国之间,纵横捭阖、交相控引、争衡天下如中山者,抑亦当时得失之林也。”其实,早在春秋时期,中山的先祖经过长期征战和多年发展,已经在众多诸侯国中拥有相当强大的实力。也正因如此,中山的先人才能具备建立“中山”国的各项条件,才能受到周天子的重视,为周天子所许,予以“建邦”中山,并册封中山国君为“中山侯”。我们认为,史书中首次记载“中山”之事,只能证明该历史事件肯定是发生在中山侯国建立之后,而不能说明这一年就是战国中山国的建国纪年。也即战国中山国建国时间毫无疑问至迟也要在春秋时期的周敬王姬匄早期,即公元前506年之前。现在文物考古界认定的中山建国时间为公元前506年,显然是有失准确、不够合理、不够严谨的。

我们认为,史书之所以在公元前506年首次记载“中山”之事,可以假设有两种情况:一是在公元前506年之前的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时,天子就批准建立中山侯国,但直到公元前506年中山侯国才出现值得史家记载的大事。二是公元前506年或之前的近几年,天子才批准建立中山侯国,不久即记载了中山之事。按照《左传·定公四年》“召陵会盟”时狄国的实力和影响力看,第一种情况的可能性极大。因为这种实力和影响力,不能一蹴而就,需要相当长时间的积累才能形成。但是鉴于目前历史文献记载的缺失和文物考古的匮乏,这一假设的建国时间尚无从证实,需要随着文物考古的发展做进一步的细致考证。考虑到治学的严谨和考证的准确,我们宁愿相信历史真相属于第二种假设情况。按照这一思路,从公元前519年至公元前476年在位的周天子是周敬王姬匄可知,建立中山侯国的周天子就是周敬王姬匄。对于确切的时间,我们可以沿着中山侯国建国前的种族来源这条线,进行梳理和推断。史学界关于中山国的来源有二,一种观点认为中山国来自白狄族的鲜虞部落,白狄族是狄族的一支,这是目前较为认可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中山国不是来自鲜虞部落,而是来自狄族的其他部落。不管它究竟来自那个部落,但中山国的前身离不开狄族曾经建立的两个国家,即鲜虞国和狄国。确定中山侯国建立的时间,可以做这样的推断:首先,确定一个大的时间段,即从“狄”、“鲜虞”首次出现在史书即公元前774年开始,一直到“中山”首次出现在史书即公元前506年。其次,在这个时间段中确定史书中记载“狄国”和“鲜虞国”的最晚时间。这个时间,可能是二者衰落及随之而起的“中山”建国的时间。最后,再从这个最晚时间算起直到公元前506年,即可推断为中山侯国建立的大致期间。

经查阅史料,公元前774年《国语》首次出现“狄”和“鲜虞”。《国语·郑语》幽王八年即公元前774年记载:“当成周者,南有荆蛮、申、吕、应、邓、陈、蔡、随、唐;北有卫、燕、狄、鲜虞、潞、洛、泉、徐、蒲;西有虞、虢、晋、隗、霍、杨、魏、芮;东有齐、鲁、曹、宋、滕、薛、邹、莒”。其中记载的这些名字,都是当时诸侯国的名字。从这些记载可以确定,“狄”与“鲜虞”是周王分封的两个不同方国,“鲜虞”是鲜虞人受封之国的名称,“狄”是“狄人”受封之国的名称。此后,史书对狄国的活动多有记载。公元前644年《国语·公自狄适齐》记载:“文公在狄十二年,狐偃曰:日,吾来此也,非以狄为荣,可以成事也”,这是《国语》中第二次出现“狄”。《春秋》庄公三十二年即公元前662年记载:“冬,狄伐邢”。《左传》对“狄”国活动的记载更加系统:公元前660年即鲁闵公二年,“冬十二月,狄人伐卫”。公元前642年,“邢人、狄人伐卫,围菟圃”。公元前640年,“齐、狄盟于邢,为邢谋卫难也”。公元前639年,“狄侵卫”。公元前630年,“狄侵齐”。公元前629年,“狄围卫。卫迁于帝丘”。公元前628年,“夏,狄有乱。卫人侵狄,狄请平焉。秋,卫人及狄盟”。公元前627年,“狄侵齐,因晋丧也”。

从公元前774年直至公元前506年3月,《左传》记载“狄”在此期间最后出现的时间,是鲁昭公二十六年即公元前516年,记载如下:“王子朝使告于诸侯曰:‘至于灵王,生而有頿。王甚神圣,无恶于诸侯。灵王、景王,克终其世。今王室乱,单旗、刘狄,剥乱天下,壹行不若。’”同样,截至公元前506年3月之前,《左传》记载“鲜虞”在此期间最后一次出现的时间,是在鲁定公三年即公元前507年9月:“秋九月,鲜虞人败晋师于平中,获晋观虎,恃其勇也。”综括以上情况可知,从公元前774年到公元前506年3月之间,《左传》最后一次记载“狄”的时间是公元前516年;《左传》最后一次记载“鲜虞”的时间是公元前507年9月。由于中山侯国究竟脱胎于“狄”国还是“鲜虞”尚有争论,且公元前516年到公元前506年3月包含了公元前507年,因此,我们把中山侯国建立的时间框定为公元前516年至公元前506年3月。这时的周天子是周敬王姬匄。

有人认为,中山建国的时间可能是西周武王和成王时期,即公元前1047年至公元前1021年。其理由是《左传·昭公二十八年》载:“昔武王克商,光有天下,其兄弟之国者十有五,姬姓之国者四十人,皆举亲也。”据晋张曜《中山记》及清代顾栋高《春秋大事表·列国爵姓及存灭表》等史料记载,“中山”系姬姓,因此在这四十个封国中,很有可能有一个诸侯国叫“中山”。姬姓“中山”虽然是一个小国,但自周武王分封一直到公元前506年史书首次出现“中山”之名,中山国一直在各国的夹缝中生存。因为这个时期的中山国是一个小国,所以自周初到公元前506年五百多年的正史对它几乎没有记载。我们认为,从公元前774年狄族建立诸侯国开始,一直到公元前516年《左传》最后一次记载“狄”事可知,狄族建立的国家直到春秋中期还叫“狄”而不叫“中山”,因此,狄族在西周早期建立中山国几乎是不可能的、站不住脚的。这种观点只是一种猜测,缺乏有力的证据,不足采信。

此外,也有人认为“中山”建国时间在中山武公时期的公元前414年。《史记·赵世家》记载:“十年,中山武公初立,居顾”。赵献侯十年即公元前414年,“武公初立”是指武公刚刚登上中山公国之君位,而不是刚刚建立中山侯国。我们知道,“中山”之名早在公元前506年即在《左传》中出现。因此,认为中山建国在公元前414年明显是错误的。

6.jpg

QQ截图20160301101250.jpg

铭文释读之二:“中山”之名的真正来源

“中山侯”中的邦国“中山”是因何而名?

周天子为什么把这个分封的国家叫做“中山”,后人普遍认为是因为中山国“城中有山,故曰中山”。晋张曜《中山记》说“以其城中有山,故谓之中山”。中山国遗址出土的陶人拜山俑,也说明中山国是一个崇“山”的民族。但是,如果据此推断这就是中山国命名的原由,我们认为尚需做进一步的探讨。中山的先人生存的河套平原、黄土高原并无高山峻岭,不以山闻名。因此,战国中山灭亡七百多年之后的西晋张曜乃至两千三百多年后的今人,依据战国中山国定都古灵寿城时“城中有山”,或囿于此时中山国人对“山”的崇拜,即认为“中山”之名来源于此,显然是有失偏颇的。

如果说中山之名源于上述说法,那么,中山国或中山先人定都“新市”(今河北省石家庄市正定县新城铺)时城中无山;中山武公定都“顾”(今河北省保定市定州市)时,亦城中无山;这些现象又该做何解释?如果穿越历史的尘埃,还原狄人真实的生活,也许会揭开历史的真相。

众所周知,狄人早期生活的区域,不是华夏文明集中的殷商旧地,而是地处河套平原、黄土高原之上的戎狄之地。清顾栋高《春秋大事表·列国爵姓及存灭表》记载:中山国系姬姓、子爵。这说明中山国在封“侯”之前,其爵位是“子”。按照周王朝的分封制度,“子”是对“非王之支子母弟甥舅”和氏族部落联盟首领的封号。狄族生活在我国的西北方,在六千年前轩辕氏的一部分迁入渭北,称“戎”;扩散到河套地区的称“北狄”,因此,历史上合称“戎狄”。到春秋时期,北狄才扩展到河东吕梁地区。历史上的北狄族,是由赤狄、长狄、白狄组成的部落联盟,他们所崇尚的是游牧民族的游猎生活。由于这种赖以生存的生活方式,使得他们崇拜的首先是打猎的武器,这种对武器的崇拜往往形成本民族的标识或图腾。

由于生产力低下,中山先人打猎的方式往往不是一人一器,更多的是集体的围猎。既能在猎杀大型野兽时保持安全距离又能让受伤后的猎物难于逃跑的围猎武器,最有效的就是殳(音shu)类武器(见图二)和叉类武器。殳,是中国古代一种用于击打的长兵器。东周时期使用普遍,有的史书上称作“杵”或“杖”等。因为狄族没有自己的文字,因此以图画象形的形式把殳类武器描摹为“1456398284239505.jpg”,把叉类武器描摹为“1456398290861800.jpg”。随着社会生活的不断发展,狄族逐渐把这类武器作为本民族的标志或图腾,从而形成类似篆文“1456398284239505.jpg1456398290861800.jpg”的图案,并通过旗帜等媒介表现出来。周天子根据狄族的民族标志,联想到与之相似的篆文“1456398284239505.jpg1456398290861800.jpg,分封狄族并把建立的国家名之为“未标题-1.jpg2.jpg”(见图一摹本),从而建立了中山国。“未标题-1.jpg”即“1456398284239505.jpg”的简化字。这种推断并非空穴来风,战国中山国王墓出土的文物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这一点。战国中山国王墓出土了兵器“木皮铁杖”(见图三),这种木皮铁杖也可称“殳”,如《淮南子·齐俗》注云:“殳,木杖也”,足以说明“殳”这种武器不但在狄族一直使用,而且到战国时期依然是中山国的重要武器。《吕氏春秋·贵卒篇》记载战国中山国士兵与敌国作战时“操铁杖以战,而所击无不碎,所冲无不陷”。从这种铁杖的主要用途是“击”可知,战国中山国王墓出土的“木皮铁杖”应该包括在殳兵之内。中山王1456469634290140.jpg夔龙饰铜方壶所刻铭文的“中山”字体为“1456797974266136.jpg1456798014835979.jpg,依稀可见殳叉武器的图画象形“1456398284239505.jpg1456398290861800.jpg的影子。此外,古今中外也有大量的例证,充分说明了这一点。马家窑文化时期的彩陶钵,也有叉形的山字纹图案(图四),这种图案体现了人类文明早期对叉形武器的崇拜。蒙古族的族徽苏鲁锭就是一种山字形三叉武器。蒙古族是白狄(孛儿只斤特--白氏姬狄)的后代,蒙古族把苏鲁锭作为族徽与它的先人白狄族把山字形叉形器作为族徽,如出一辙(见图五)。这种现象在过去和现在依然存在,如阿曼的图腾为阿拉伯刀,共产主义的标志是由锤子和镰刀组成的图案。

铭文释读三:“”的爵位及中山世系

“”是人名还是地名?

“”,多数人认为是“中山侯”的名字,也有人认为是地名,是中山侯的受封地。我们认为是人名。那么,他是谁呢?有人认为是“桓公”,理由是桓公于公元前380年前后复国,合于“天子建邦”。对此,首先要明确“复国”和“建国”是两个不同概念,桓公复国是指中山国被魏国所灭20多年后在灵寿重新复兴了中山国。另外,桓公的爵位级别已是“公”,不是“侯”,因此不是桓公。也有人认为是“文公”。据战国中山王世系可知,文公约终于公元前415年。从公元前506年史书首次出现“中山”之名,到公元前415年共92年,如果中山侯“”是文公的话,假设他几岁登基,那么据此推断文公应该活了近百岁。这在当时列国纷争的社会环境和艰苦的生活条件下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也不可能是中山文公。此外,还有人认为“”即王1456469634290140.jpg认为“”是王1456469634290140.jpg的字。《厝墓--战国中山国国王之墓》、《中国考古文物之美--河北平山中山国王墓》都持此观点。我们认为,这种观点只是猜测并无史证。按照周代世袭罔替的爵位制度,王1456469634290140.jpg在称王之前,其爵位不会低于“桓祖成考”的“公”级,更不会是“侯”级,认为“”是王1456469634290140.jpg的字只能是张冠李戴。所以,“”应该是在中山文公之前某一时期史书没有明确记载的第一位中山国君,这一时期在公元前506年之前,距文公去世(约公元前415年)近百年。期间可能有若干代中山侯,但史无记载。

周代的爵位等级由高到低分为“公、侯、伯、子、男”。“中山侯”,明确指出中山国君受封的爵位是“侯”,而不是“王”、“公”。《史记》记载:“中山武公初立”,说明到中山武公时期,中山国君的爵位已经是“公”。中山王1456469634290140.jpg铜鼎铭文中称“昔者,吾先祖桓王,昭考成王”,这是王1456469634290140.jpg对“桓祖成考”追封的谥号,实际上是桓公和成公,这两个国君的爵位都是“公”。等到“五国相王”之后,中山国君的爵位才变为“王”。由此可知,中山侯铜钺铭文中的“中山侯”,起码要在中山文公之前。这时的中山国,既不是中山武公时期的“公”国中山,更不是王1456469634290140.jpg时期的“王”国中山,而是一个国君名字叫“”的“侯”国中山。

这一发现,更改了现知的中山国君世系。现知的中山国君世系是从中山文公到王尚共7代。根据这一发现,新的中山国君在位世系改写为:

中山侯1456393998811167.jpg公元前516年~前506年即位

中山侯? 公元前?年~前?年

中山侯? 公元前?年~前?年

中山文公 公元前?年~前415年

中山武公 公元前414年~前407年

中山桓公 公元前406年~前340年

中山成公 公元前339年~前328年

中山王1456469634290140.jpg 公元前327年~前313年

中山王 公元前312年~前296年

中山王尚 公元前296年~前295年

综上所述,“天子建邦中山侯”这句话的解读是:周天子建立了中山国,这个周天子,应该是春秋时期周王朝的周敬王姬匄。建国时间是公元前516年至公元前506年3月。根据北狄族的民族标志,周天子把这个诸侯国命名为“中山”。第一代国君的名字叫“”,爵位级别是“侯”。

铭文释读之四:军钺的功用

“作兹军钺以警厥众”,是谁制作的军钺,为什么要警告众人?

这个军钺,是周天子还是中山侯制作的?有人认为是中山侯,这是不合情理的。它一定是周天子所做。军钺,代表着生杀予夺、至高无上的王权,作为“侯”的中山国君是没有权力制作的。这种代表王权的信物,必须经过周天子的批准,并由专门机构铸造,经过隆重的仪式,由周天子亲自赏赐给诸侯国国君。除周天子以外,其他任何人任何机构都无权铸造和赏赐,否则,就会按僭越犯上处死。

“以警厥众”中的“警”,既含有告知的意思,也含有威慑的意味。其中的“厥众”,既包含其他西北方少数民族,也包含中山国的普通民众。“以警厥众”具体包含三种意思:一是树立榜样。周天子告诉西北方各少数民族,要向“中山”学习。二是告诉西北方各少数民族,只要象“中山”一样效忠周天子,就可以得到周天子的封赏,甚至可以被封为诸侯国。三是告戒西北方少数民族和中山国民众,王权威严不可侵犯,要服从周天子和中山侯的统治,不可做逆天犯上的事情。

搞清了上面这些问题,中山侯铜钺铭文所包含的信息就可以比较准确地解读为:公元前516年到公元前506年3月,周天子在北狄族所在区域建立了一个邦国---中山国,这个诸侯国的开国之君的名字是“”,爵位级别是“侯”。为了授信授权于中山侯,并晓谕世人,周天子让朝廷铸造了这件青铜军钺,赏赐给中山侯,告知西北方各少数民族和中山国民众,王权不可侵犯,要服从周天子和中山侯的统治。

铭文字体字形及铸刻方式辨析

正确解读铭文字体,有助于更加准确地判断军钺铸造的时代,并据此进一步佐证中山建国的时代。汉字形体的演变,从甲骨文—大篆—小篆—隶书—楷书—草书—行书,经历了三千多年。到西周时期,大篆是通行的文字;到东周时期,通行文字仍是篆书,虽然其字体总体上已经发生了由繁到简的变化,但个别字却出现了增加笔画的繁化现象。一些地区出现了鸟虫书 、悬针体等,类似现在的美术字。中山侯钺上的铭文字体,是属于大篆体例的,如“天子建邦”中的“天子”写作“9.jpg10.jpg”,其中“9.jpg”字的构形,是在“天”字的上面加了一横,这种现象,符合春秋时期有些文字增加笔画的变化特点。“天”字在西周时期的写法中横笔多是肥笔,在战国中山国的写法是悬针体。军钺上的“9.jpg”字,既有别于西周文字,又不同于战国文字,应该是春秋时期的文字。再拿同一个“子”字的不同写法做比较,军钺写为“10.jpg”,笔画圆转,具有春秋时期篆体特征;而中山王1456469634290140.jpg鼎所刻的“子”字为“11.jpg”,是典型的悬针体,是战国时期典型的美术体。同是一个“以”字,中山侯钺写为“12.jpg”,字体方正,为春秋时期篆字体;而中山王方壶中刻为“13.jpg”,字体又瘦又长,为战国时期的悬针体;二者具有明显区别。从这些分析可以看出,中山侯鬹钺的铭文字体字形应是春秋时期的篆体。

不同的历史时期,铭文的铸刻方式不同。刻铭出现于春秋中晚期,中山侯铜钺的铭文是用极锋利的刀刻而成。由此可以推断出,中山侯铜钺的铸造时间应该是春秋中晚期。

由此可以得到佐证,中山侯国建立的时间应在春秋时期。

纹饰的时代特征

下面我们再看一看铜钺的纹饰特征。不同的时代,其纹饰具有不同的时代特征。中山侯铜钺所饰主纹中的1456800720563723.jpg形纹,类似后来的卍字纹,代表吉祥如意的意思。也有认为是火字纹的,是一种符咒、护符。我国出现这种纹饰,可以追溯到距今四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晚期的马家窑文化,它盛行于商周时期。中山侯铜钺上的1456800720563723.jpg纹,可以称之为变形云雷纹,云纹两端内卷的特点,具有春秋时期云纹的特征。山东临朐泉头村出土春秋时期铜鼎上的云雷纹,与这种纹饰非常相似。中山侯铜钺所饰三角纹,在大三角中饰小三角,这种纹饰风格流行在春秋中期,河南出土春秋中期尉氏簋所饰三角纹与此类似。因此,从纹饰看,中山侯铜钺应该是春秋中期的器物。

同期出土器物比较

与这件中山侯铜钺同期出土的“中山三器”相比,铜钺仅铭2行16字,而王1456469634290140.jpg铜鼎铭文77行469字,夔龙饰铜方壶铭文450字,王1456800868512232.jpg铜圆壶铭文182字。单从字数看,中山侯铜钺确实不能与“中山三器”相比,但是从内容看,“中山三器”无非是为先王歌功颂德和警示子孙,而中山侯铜钺记载了中山受封于天子的殊荣,彰显着天子的王权和中山侯的威严,证明着中山国政权合法的正统地位。毋庸置疑,如果从中山国统治者角度来看,其重要性和地位远远高于“中山三器”。即使从今人的角度来看,其重要性和地位也应该毫不逊于“中山三器”。

惟其如此,在几百年漫长的岁月中,中山国的历代国君把中山侯铜钺看的比生命还要珍贵。虽然中山国历经曲折甚至多次被灭国,但中山侯铜钺却在血与火的洗礼中历经劫难一代代有序地传承下来。因此,可以这样说,中山侯铜钺在中山国王族墓出土文物中时间最早(铸于春秋中期),等级最高(周天子赏赐),分量最重(象征王权),证信最有力(证明中山国合法正统地位),传承时间最长(从春秋中期到战国中山王1456469634290140.jpg时期),堪为中山国历经风雨唯一的传国之宝。(韩云平 李宝才 周海拴)(完)

参考书目:

1、《国语》

2、《春秋》

3、《左传》

4、《吕氏春秋》

5、《史记》

6、《淮南子》

7、《春秋大事表·列国爵姓及存灭表》:清,顾栋高。

8、《鲜虞中山国事表疆域图说》:清,王先谦

9、《河北平山中山国王墓》:文物出版社,1994年

10、《厝墓--战国中山国国王之墓》:文物出版社,1996年

11、《中国文字学概要》:裘锡圭

作者单位:

韩云平,黑龙江省质量和技术监督局,哈尔滨市香顺街53号

李宝才,河北省文物局

周海拴,CCDI悉地国际,上海市杨浦区四平路1758号

原文地址:http://ziyuan.haiwainet.cn/n/2016/0301/c3541189-29673741.html